职工园地
来源: 刘琦 发布时间: 2012-06-01

老马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扳手,一屁股坐在车间的地上,又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时间是凌晨两点三十五分,老马想,离天亮还远呢,怎么办?想着,眼睛又一个劲瞅着釜的出料嘴,一下一下的,像是要放弃,又像是要用目光刺穿这些管道。

在地上坐了有五分钟,老马想吸烟,老马想要是能在这儿吸就好了,但他已经是三十多年的老师傅了,知道什么事绝不可为,于是他慢慢地站起来,朝外走去。

去吸烟室的路上,老马叹了口气,儿子今年十九岁了,要考大学,他想让儿子继续学化工,但不是做工人,他要让儿子做研究员,做办公室里的人。但儿子不喜欢,儿子喜欢法律,他没有好的办法让儿子顺从他的意思,但也没办法接受儿子的想法,就像反应釜堵了的口一样,不通,就是不通。我怎么又想这些,不想了,老马对心里不由自主地念头很无奈,又往前走了几步,摇头笑了笑。

快走到休息室的时候,老马无意中抬了次头,一下子满天的繁星闯入了他的眼帘,一闪一闪,老马愣了一下,不由得站住了,仔细看起来,他知道一些星座,寻了半天,只看出来一两个,而且还不敢很确定,老马想,今天怎么了这是,是老了,还是很久没有上夜班了不习惯了。以前,以前多好啊,五六个人投完料,出完预乳化,便站在车间门口看星星,那时天也是这么黑,但星星比这要亮,一群人最大的爱好就是找星座,慢慢的,生活来了,事情多了,也没有那份心思去抬头,一直好像在思索,到现在,星河依旧,而老马,还有一年也该退休了。

本来今天夜班还有两个人,一个有事没有上,另一个是个大学生,在实习期,对机器不很了解,事情不多也不重,老马就让他去睡了。从十一点开始,老马有条不紊的投料,测温,然后等待出料。本该两点出料,刚出了一点,釜口堵了。

老马叹了口气,走进了休息室,随手又拿出烟叼在嘴上,灯也没有开,点上火,坐在凳子上看着这个自己待了有二十多年的休息室,墙上先进生产车间的各种奖状,排班的次序,还有各种规章制度,太熟悉了,根本不需要看就知道哪个地方有什么,门后的衣架上是同事们的工作服,然后是文件柜,虽然里面基本上没是么文件,但文件柜就是文件柜,不能胡放东西,老马记起来当初老李想往里面放鞋子手套,被他制止,两个人为此吵架,还差点打起来,想到这里,老马不由得笑了一下。如今,老李早已调了岗位,而自己,唉,不想了,怎么想这些,老马又提醒自己,然后又续了一根烟,伸了个懒腰,人上了年纪,深夜还得靠烟来提神。老马想,索性睡吧,等明天早班再弄,顶多是这批货晚点,那跟我一个就要退休的人有多大的关系,得,上了厕所睡求子觉。

老马想到这,人身子已经站了起来,朝门外走去,行,先去把车间的电断了,想着,又朝车间走去。

回到车间,地上的扳手还是那样毫无生气的躺着,老马看了看,再有半年,我们就不用再见了,就要退休喽。今天我也不想再拿你了。尽管这样想着,老马还是有朝釜走了过去。

八点的时候,早班的人进了休息室换衣服,发现老马的工作服像是被涂料泡了似的,倔强的爬在晾衣架上,而休息室里,老马的鼾声一下比一下响!

商务垂询
行政办公:0931-8659511
营销中心:0931-8497203
电子商务:0931-8493208
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法律声明 | RSS订阅 | 常见问题
中昊北方涂料工业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陇ICP备09002434号
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:2017/06/27 17:35:29